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醫藥新聞>企業新聞>GSK誕生首位制藥巨頭女掌門!已有八家藥企換...

GSK誕生首位制藥巨頭女掌門!已有八家藥企換帥,各自面臨哪些挑戰?

發布時間:2016/9/22   來源: 米內網
  • 摘要:事實上,今年截至目前,包括GSK在內已有8家知名藥企宣布換帥。對此,FirstWord網站進行了梳理,展望這些制藥公司的未來前景。

1.webp.jpg

Emma Walmsley將于明年3月31日接替安偉杰擔任GSK首席執行官

當地時間周二,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宣布,任命Emma Walmsley為公司下任CEO。由此,制藥巨頭中將誕生首位女性掌門人。

目前,Walmsley主導著GSK的消費者保健部門,她將于明年1月1日入主公司董事會,并在3月接替安偉杰(Andrew Witty)任職CEO。

Walmsley的工作背景也印證著當前制藥企業選擇CEO的一種趨勢,即重視商業能力。在加入GSK前,Walmsley負責歐萊雅(L’Oreal)的中國消費者業務。就如諾華(Novartis)CEO江慕忠(Joe Jimenez)一樣,其曾在食品企業亨氏(Heinz)就職。

事實上,今年截至目前,包括GSK在內已有8家知名藥企宣布換帥。對此,FirstWord網站進行了梳理,展望這些制藥公司的未來前景。

1GSK

發揮HIV產品助推力

在擔任葛蘭素史克首席執行官長達9年之久后,安偉杰(Andrew Witty)將在2017年3月離職。安偉杰被視為制藥行業最有遠見的領導者之一,他幫助推動了對疫苗的研發,改革了向醫生推銷藥品的做法。針對藥價上漲問題,他在表面上采取了最務實的立場。

不過,GSK的投資者也許會認為安偉杰的經營業績喜憂參半。近年來,GSK有不少新產品獲批,但在將這些新產品轉化成為收入增長的工作上,公司卻一直在苦苦掙扎。市場分析人士認為,過去10年的大部分時間里,GSK的研發成績欠佳。而兩年前安偉杰剝離公司抗腫瘤產品組合的決定更是遭致了一些分析人士的爭議。

當前,外界開始呼吁GSK進行分拆。而備受爭議的戰略似乎已經開始起效:今年第二季度,GSK的銷售額上升了4%,表現繼續超預期。其中,低利潤的疫苗業務和消費者業務在其復蘇轉折點上起到了重要作用。未來,Walmsley會如何帶領GSK繼續保持增長仍然有待觀察。可以肯定的是,GSK將會繼續提升其HIV產品組合以及研發線,這有望推動公司業績高速增長。

2禮來

AD領域成敗關鍵

在李勵達(John Lechleiter)于今年年底卸任禮來(Eli Lilly)首席執行官時,目前擔任禮來生物醫學業務總裁的大衛·里克斯(David Ricks)將會接替這一職位。如果禮來的試驗性阿爾茨海默氏癥(AD)治療藥物solanezumab能夠得到讓人期待已久的勁爆數據,就意味著里克斯原先負責的業務有可能已經開始成型。

伯恩斯坦公司(Bernstein)分析師表示,如果solanezumab被證明是有效的,它將有可能改變禮來。而若遭遇失敗,它可能會迫使里克斯撤離阿爾茨海默氏癥治療領域。據報道,禮來已經在這一領域投入了30億美元的研發資金。

除了solanezumab以外,禮來還有著更加廣泛的新藥組合,其中包括最新上市的新藥(如用于治療糖尿病的Trulicity和Jardiance),以及不久后將會上市的其它新藥(如類風濕性關節炎藥物baricitinib和乳腺癌藥物abemaciclib)。雖然這些治療領域競爭十分激烈,但由于禮來在這些市場上的收入基數較小,因此其銷售額的適當提高都將對經營業績產生影響。得益于里克斯的商業背景和技能,禮來未來應全力推出重要的后期研發產品。

3拜耳

加強后期研發線

自從今年5月擔任拜耳(Bayer)CEO一職以來,維爾納·鮑曼(Werner Baumann)大概就很少有時間去思考公司的藥品部門,因為其忙著收購孟山都,這筆交易將使拜耳成為一家全球規模最大的種子和農藥公司。

拜耳的產品組合如Xarelto和Eylea,繼續為公司今年第二季度的銷售額做出顯著貢獻,并且超出了市場分析人士的預期。然而,由于這些產品面臨的競爭壓力預計將在未來幾年里進一步加劇,分析人士希望鮑曼能夠增強拜耳的后期產品研發線。

4吉利德

亟需并購止跌

在執掌吉利德科學(Gilead Sciences)20年之后,約翰·馬丁(John Martin)于今年3月辭去了公司CEO一職。自從2011年吉利德收購Pharmasset以來,馬丁在公司內部實施了一場讓人印象深刻的變革。當時那項受到質疑的交易可以載入史冊,因為它讓吉利德獲得了丙肝治療藥物Sovaldi和Harvoni,以及其它產品。

然而,在接替馬丁擔任CEO一職6個月后,吉利德新掌門人約翰·米利根(John Milligan)卻面臨著丙肝藥物銷售下降的威脅——這種下滑速度更快,比預期更加迅猛。此外,他也面臨著公司實施并購活動的壓力。

目前,米利根已經簽署了幾筆規模較小的交易行動,但是,由于自今年年初以來公司股價下跌了23%,市場分析人士熱切希望吉利德有個更大的飛躍,能夠有助于促進其對外部資產更廣泛的追逐。

5諾和諾德

成本削減“大刀”將落

9月初,諾和諾德(Novo Nordisk)向外界確認,公司首席執行官拉斯·雷比恩·索倫森(Lars Rebien Sorensen)將提前卸任。就諾和諾德來說,市場分析人士預計,公司并不會徹底放棄對糖尿病治療領域長期以來所給予的關注,部分原因在于,從2017年開始接替索倫森職位的是諾和諾德目前負責企業發展的主管約根森(Lars Fruergaard Jorgensen),過去25年來,約根森一直在諾和諾德工作。

在索倫森的帶領下,諾和諾德經歷了一段高速發展時期,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不過,丹麥日德蘭銀行分析師弗蘭克·霍寧·安德森(Frank Horning Andersen)認為,索倫森提前退休等于承認諾和諾德面臨著嚴峻的挑戰(主要是在美國市場上),其原定于2019年離職。

最近幾個星期,諾和諾德管理層坦言,公司面臨著藥品付費方施加藥價壓力與市場競爭壓力,挑戰前所未有。這也意味著,約根森的首要工作可能是實施成本削減舉措。

6百健

重點治療領域待調整

在喬治·斯堪格斯(George Scangos)擔任百健(Biogen)首席執行官期間,公司在多發性硬化癥治療市場上的主導地位更加穩固,這主要得益于Tecfidera被成功推向市場。但如今,這只口服藥物的銷售增速已經減緩。百健最近證實,斯堪格斯將在未來幾個月內離職,此舉被外界廣泛認為是百健重新調整其治療重點領域的一個機會。

目前,百健在后期產品研發線上擁有寶貴的資產,它們有可能成為暢銷產品,但同時,這些產品大多數也被認為風險性很高,主要代表就是阿爾茨海默氏癥治療藥物aducanumab。而最近針對脊髓性肌萎縮癥(SMA)治療藥物nusinersen所公布的積極的研究數據顯示,百健大膽的研發戰略有可能會得到回報。不過,很多人預計,斯堪格斯的繼任者將會對一些看上去更加保守的研發產品投下賭注。

7新基醫藥

擺脫來那度胺依賴

今年第一季度末,新基醫藥(Celgene)任命安思銘(Mark Alles)接替羅伯特·休金(Robert Hugin),擔任公司新CEO。相比于吉利德的米利根,安思銘在新基醫藥并沒有遭遇非常緊迫的問題,而這主要得益于公司的旗艦產品、抗癌藥物來那度胺(Revlimid)的銷售在持續不斷地增長。

投資者對新基醫藥最關注的是其試驗性克羅恩病藥物GED-0301即將公布的研究數據,這是新基醫藥為數不多的前景看好的藥物之一,預計將在未來10年推動公司的收入增長,讓其收入多元化,以減少對來那度胺的依賴。在 8家公司的新掌門中,安思銘面臨的壓力最小,只需迎接公司的平穩過渡。

8瓦蘭特

還債為首要任務

今年5月,隨著邁克·皮爾遜(Mike Pearson)黯然下臺,瓦蘭特(Valeant)從競爭對手、專業藥物生產商百利高(Perrigo)那里挖來了約瑟夫·帕帕(Joseph Papa)。帕帕的任命受到了外界的歡迎,但是,他接手的這家公司實際上繼續在向錯誤的方向航行。

帕帕的首要任務就是出售公司的資產,以降低瓦蘭特規模龐大的債務。


■綜合編譯/王迪 陳雪薇

【來談談你的觀點】

+新聞與焦點

-公告與動態

+項目與日程

+分析與競價

+計算與報價

+數據與信息

藥商動力網最新改版 醫藥招投標管理系統
陕西11选5走势图规则